您的位置:首页 > 考试资讯>正文

越南移民花1万欧藏集装箱 塑料袋盖头防呼吸检测

时间:2019-11-12 11:50:03    来源:     浏览次数:0    

  原标题:越南偷渡客亲述欧洲噩梦:装塑料袋里渡河 睡觉不敢脱衣

46岁的吕克仍然记得自己打算前往德国工作时的恐怖经历(图源:《越南快报》)46岁的吕克仍然记得自己打算前往德国工作时的恐怖经历(图源:《越南快报》)

  海外网11月4日电 和80多个人关在俄罗斯的仓库里几乎窒息、半夜穿越乌克兰和波兰的森林时因为走得太慢而遭到鞭打、在法国一个移民集中营里被枪抵着头......这一切并非出自小说或是电影,而是越南偷渡客们在欧洲的亲身体验。为了过上幸福的生活,这些越南劳工跋山涉水出国。然而,不仅蛇头给出的承诺并未兑现,在回首这段岁月时,留给他们的也是不寒而栗的回忆。

  法国加来附近的临时难民营,密密麻麻星罗棋布。(图源:东方IC资料图)

  漫漫偷渡路:每个人必须一动不动,发痒或抽筋也不能抓挠

  《越南快报》网站3日刊发长文记录了这些非法劳工们的亲身经历,其中一位接受采访的是现年46岁、来自越南中部省份河静(Ha Tinh)的卢克(Luc)。他在2003年开始前往德国,希望过上更好的日子。但他不知道的是,一场伴随着殴打、抢劫甚至入狱的噩梦即将开始。“这次可怕的经历历时一年,几乎让我丧命。”

  2003年,30岁的卢克已经有了妻子和孩子。在看到村里一些人前往国外工作后家境有所好转,他将借的5000美元交给当地一名中间人。先前往俄罗斯,之后再去德国。

  抵达俄罗斯的那天,卢克与另外80个不同国籍的人被另一名越南人带到一个仓库,所有这些人都打算去德国。在护照和个人证件被毁后,他们在仓库被关且与外界没有任何联系。一个月后,人口贩运组织的负责人将他们分成5到7人的多个小组,以便在晚上穿过乌克兰和波兰的树林,贩运者则骑着马带领他们。

  “任何落后的人都会被骑马的人鞭打。随着黎明临近,我们又再次被锁在树林中的仓库内”,卢克回忆称,“有时候,我们不得不在树林里躲藏一个月,然后才能继续我们的旅程。”

  为了从乌克兰穿越到波兰,这些偷渡客不得不穿越边境——一条60米宽,15米深的河流。这一地区有警察和护卫犬待命,不能选择乘船。因此,贩运者将移民装在巨大的塑料袋中,并雇用潜水员将塑料袋运到河的另一侧。

  “我担心得无法入睡,即使我会游泳也是如此。我随身藏了两把刀,以防万一出了什么问题,可以划开袋子逃脱”,卢克介绍称。

  然而,当他被潜水员拖到河的另一边时,警察已经等在那里了。计划失败使得卢克被迫返回乌克兰,并因非法越境被判入狱3个半月。在入狱期间,经常遭到同伴殴打和折磨的卢克过的很不愉快。在他出狱时,身上已被伤口和疤痕覆盖。尽管如此,他还是决定再试一次,与人口贩运者联系以继续他的德国之旅。

  这次,他和其他12名移民被塞进一辆5座的汽车内,汽车驶向捷克边界,每个人都必须躺在另一个人的身上。“每个人都必须保持完美的静止状态。就算发痒或抽筋也不能抓和挠,不能发牢骚。有些人甚至不得不在车上小便。有人太过害怕,不得在途中放弃。”

  卢克所在的小组花了1个月才到达捷克边境,蛇头在距离最近边境门约2公里处抛下他们,任其自生自灭。卢克必须独自穿越整个树林才能到达德国,不过这次,他成功了。

  进入德国后的卢克加入了一个难民营,靠着每月约200欧元的社会救济过活。逐渐适应后,他也会走私香烟赚外快。然而,在听到朋友说英国的薪水要好得多后,卢克在2008年再次联系了一群蛇头,与另一名越南人一起到达法国的加来港口,以寻求前往英国。

  在加来附近的森林中,成千上万的难民竖起了数百个帐篷,等待机会进入英国。然而,暴力对抗、抢劫和谋杀在移民中司空见惯。吕克和他的同伴曾雇用2个当地人做向导,但事实证明他们是强盗,还用枪指着吕克的头威胁他。

  卢克回忆说:“我跪下来乞求他们放过我,还给了他们一些钱。他们用枪打我,我们假装晕了过去。在他们终于离开后,我们赶忙跑走。”

  但是,这还没有结束。卢克和他的同伴仍然不得不通过摆渡前往英国。蛇头给出了2种方式:一种是支付2000欧元,偷渡者需要自己跳入载货的卡车集装箱。另一种则是花费10000欧元买到VIP服务,蛇头会帮助偷渡客藏在集装箱内。最终,卢克和他的同伴决定支付10000欧元。

  回忆起这段经历,卢克称,自己和其他人被关在装有电子设备的集装箱内,不得不用塑料袋盖住他们的头,以使安全系统无法检测到他们的呼吸。“我不得不经常屏住呼吸。里面很冷,我一直都在发抖。”

  卢克之后确实成功地离开了加来,但是进入英国伦敦后,他所在的团体就被警方发现。后来他被遣返回德国,最后又回到越南。

  现在,卢克和他的妻子在家乡开了一家咖啡店。但是,关于16年前欧洲之行的回忆却从未从他的脑海中消失。他不想再经历一次了。“已经够了。我很幸运能活下来。”

  在英国地下核掩体中发现的一处大麻种植园(图源:东方IC资料图)

  大麻栽培者:晚上听到邻居家传来声音,就使我心跳加速

  同样来自越南河静省的泰(Thai)原本在家乡有份稳定的工作,但他还是决定动身前往捷克碰碰运气。

  时间倒流回2010年。当时26岁的泰决定决定离开捷克前往英国,他可能因此获得更多的金钱和更稳定的生活。在一家美甲沙龙工作了3个月后,泰找到了一项非常规的工作:栽培大麻。这份工作使泰的收入比他的上一份高3倍。他知道是非法的,可能会被判入狱,但他不在乎。

  泰工作的“农场”是一栋3层楼的小房子,里面有3个房间,每个房间里有20多个灯泡。为了保密,“农场”里用风扇、过滤器和通风系统为房间通风,消除植物的明显气味。窗户上盖着厚厚的窗帘以防止光线漏出。 泰说,如果所有的灯泡都亮着并且没有风扇在运转,那么房间内的温度可能会达到45摄氏度。

  泰负责在3个房间里照顾约300株植物。随着植物的不断生长,灯泡必须整日打开。它们每4周收获一次,然后运往黑市。一个工作日持续约6个小时。剩下的时间,泰只能在房子里无所事事地打发掉;只有在收获接近尾声时,他有时才会离开屋子。此外,每周食物会被放入房屋里的冰箱中一次,泰必须自己做饭。

  据悉,每售出10千克大麻芽通常可赚取约7500英镑。出售大麻的利润中有70%归老板,而工人们则获得剩余的30%。而且,由于他是非法劳工,泰必须让老板将他的钱汇回家,每赚1000英镑只能汇回60英镑。

  “我害怕一个人待着。我最害怕的就是警察突袭房屋或劫匪偷走我的东西”,泰说,“即使那样,如果被抢劫,最糟糕的情况就是老板亏钱,下一次有收成的时候我会减薪。但是如果警察逮捕了我,我的致富梦想将就此结束。”

  泰还提到,英国警察经常会使用直升机并携带热传感器在该地区巡逻。老板到时候会要求他关掉所有的灯,然后躲起来。“当我在晚上听到邻居家传来声音时,足以使我心跳加速,担心有人会进来。当我睡觉时,我总是穿着所有的衣服和鞋子,以防万一出了问题,我可以及时逃脱。”

  泰于2013年被警方逮捕,并因非法种植大麻被判入狱6个月。之后又被转移到一个难民营3个月,受够了的泰于2014年获准返回越南。“有时候,当我回首在英国的岁月时,仍然会感到不寒而栗。”

  越南河静省一家劳务输出公司的广告牌(图源:路透社)

  “可喜”汇款的背后:我这样的人只是跨国劳工贩运和洗钱链中的一个齿轮

  成千上万来自越南河静省仪春县的人都成为了在欧洲国家的非法劳工。一位当地官员说,在国外工作的人非常多,为该地区带来了“可喜的汇款”。相邻的义安省也是如此。

  来自义安省的裴(Bui Thac)表示:“这里几乎每个人都有一个在海外的亲戚。几乎所有家庭都有人出国。老年人留下来,但年轻人必须找到出国工作的方法,因为在家乡工作很困难。”裴的侄子很可能是10个月在英国卡车惨案中死亡39人中的一员。

  虽然义安省一家公社的副主席称“劳动力出口是解决失业的一种方法,汇款帮助改善了当地人民的生活”,但这些所谓的“汇款”不是通过国际交易转来的,而是直接通过人转移或国内的“假”账户转移。

  “像我这样的人只是跨国劳工贩运和洗钱链中的一个齿轮”,曾在2013年前往英国非法从事大麻种植的包先生这样表示,他无法解释如何将他挣到的英镑兑换成越南盾。

  在河静省的多条街道上,到处可见帮助人们在国外工作的招牌和传单广告。如果一个人表现出一点兴趣,就不难找到几个可以“提供帮助者”的电话。

  越南公安部门的一位消息人士称,打击劳工贩运很困难,因为偷渡者的家庭担心如果暴露了贩运人口的路线,他们在国外亲戚可能会被驱逐出境。此外,蛇头还会不断接近其客户的家人,威胁说如果他们告知政府或是相关机构,那么其家庭成员在国外受伤或丧生也将不予赔偿。而且,相关交易仅会当面完成,这也使打击这一情况更加困难。(海外网 张霓)

 

相关新闻
    无相关信息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