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教育新闻>正文

抗癌六年坚守讲台 去世前最担心的是学生论文未

时间:2019-09-14 11:49:03    来源:     浏览次数:0    

  新学期就要开学,刚满50岁的长沙理工大学交通学院周骞副教授,却再也没机会站上他心心念念的讲台。

  8月26日,和鼻咽癌抗争了6年的周骞老师走了,临走时还在念叨着自己未完成的工作。8月28日,在周骞的追悼会上,他正在读大学的儿子哽咽着回忆:弥留之际,他还在牵挂学生的论文未看完;虽然化疗后遗症导致听力下降,但他希望学生把问题写出来给他;他一直想着还能继续上课,还想继续指导学生;他为《危险货物运输》教材编写来不及脱稿感到遗憾……

  “与学生在一起,能让自己更有信心、更有力量”

  1994年,周骞从长沙理工大学交通运输管理专业毕业,留校当了一名高校教师。

  周骞对待工作积极主动。很多专业课老师不愿意当班主任,他一次次主动“揽活”。“周老师有一个特点,他只考虑别人过得好不好,反倒经常忽略了自己。”同事杨明说。

  “都说上大学没人管,但他就像妈一样。”学生张宇琪说,每周晚上的班会周老师都会来,跟大家聊天,教大家如何选课、规划大学生活,叮嘱早起锻炼、天冷加衣。

  2013年10月,鼻腔多次出血、视力日渐模糊的周骞被确诊为鼻咽癌晚期。“课怎么办?”确诊后,他担心自己的课没人上,第一件事就是给负责排课的老师打电话。

  “化疗放疗同时来!”周骞对医生要求,“系里老师每个人的工作量都很大,我想快点出院去上课。”

  两个多月后,掉了3颗牙齿的周骞出院,丝毫不顾医生“全休半年”的建议,重回讲台。“劝都劝不住!”时任教研室主任柳伍生说,系里想让周骞少上点课,他坚决不干。

  重返讲台后,周骞的学生发现,和老师说话时,老师总是会俯下身子把头侧过来倾听,上课还用上了“小蜜蜂”扩音。“我们后来才知道是因为化疗导致他一个耳朵失聪了,为了听清我们讲的话就用了这个姿势。”物流1202班罗玉丽同学回忆说。

  2017年5月,周骞鼻子又出血。当时正值学院专业认证,他隐瞒着不请假,坚持参与完成系里的各项准备工作。待认证工作结束后,周老师到医院检查,又开始了为期一年的放化疗。

  7月,周骞开始在广州治疗,计划半年。但没有坚持两个月,因为放心不下学生和课堂,暑假一结束,他毅然转到长沙,边治疗边上课。每周二下午,他都坚持来系里参加教研活动和支部活动,活动结束再指导学生。很多时候,他都用长衬衫遮住留置针,用布袋携带着化疗的药瓶。

  学院担心周骞的身体,建议他将自己的课转给其他老师,但他考虑到其他老师教学任务也重,而且许多年轻老师家里小孩需要照顾,不愿意麻烦他们。他说:“与学生在一起,能让自己更有信心,更有力量。”

  2018年4月,周骞的病情再次反复,只能又住院,但周骞也没有闲着,他开始给长沙理工大学本科生编写一本实用的《危险货物运输》教材。

  今年3月,学院领导和老师去探望刚出院不久的周骞,发现他依然在坚持编写教材;8月,系主任周爱莲在周骞做开颅手术前去看望,周骞询问的是他这个学期本来要上的课是如何安排的……“他是真的热爱教师这个职业。”学院党委书记胡庆国说。

  “这是一种真正的奉献精神”

  2016年11月,长沙理工大学交通学院交通运输系教工党支部开展“两学一做”“讲奉献、有作为”专题学习。时任支部书记周爱莲介绍了支部周骞老师的事迹,“这是一种真正的奉献精神”,并邀请他讲一堂党课。

  “我是一名党员教师。党员教师应始终牢记自己具有党员和教师的双重身份,既要以合格党员的标准来严格要求自己,又要以合格教师的标准来约束自己。”在党课上,周骞说。

  那段时间,周骞连获两项荣誉:一是被湖南省教育工委授予优秀共产党员称号;二是获评学校首届“教学奉献奖”。“优秀共产党员”所得的1000元奖金,周骞全部交了“额外”党费;“教学贡献奖”的2万元奖金下发的第二天,他就将其全部捐入学校教育基金。

  “捧着一颗心来,不带半根草去。”周骞生前所获奖励和重病期间的慰问金都以交特殊党费、捐赠校基金会、资助困难学生等方式捐出,分文不取。

  周骞的家庭并不是很富裕,甚至是清贫。他和妻子都来自农村,还有三个老人需要赡养。他非常节俭,上下班都是乘坐地铁和公交车,一件夹克可以穿10多年。

  住院期间,周骞的几个研究生想“表心意”,用信封装了笔慰问金去看望他。深知老师的性格,学生趁聊天的时候把慰问金偷偷塞进了老师的一个袋子里。没想到,他们告辞离开还没下电梯就被刚刚做完化疗的周骞追上,“我现在还能维持。要是需要帮助的话,我会向学校申请的。”

  周骞不但拒收任何慰问礼物,还经常出资支持学生的活动。不论是他带的研究生还是本科生,只要知道学生搞活动,他都会提供活动经费。“我有收入来源,而你们的钱却是用家里的。”周骞经常这样和学生们说。

  “有您这样的老师真好”

  在属于周骞的最后一个暑假,他还在为学生的论文出谋划策。“就连老师走的8月月初还帮我改了初稿,那一道道红色标记,字里行间都是老师拖着病痛之躯留下的爱的鼓舞与期盼!”2017级研究生张巧巧回忆说。

  2015级研究生项玉兰回忆起以前周骞指导论文的情景时说:“那是一个寒冷的冬天,我们的毕业论文需要修改定稿了。老师早早地来到了教学楼,在教室里一字一句地教我们修改。我发现老师不止一次用纸擦鼻子,我让他休息下,他却说没事。后来天都黑了,老师才乘坐公交回家……”

  只要不在医院,班上的每次班会周骞都会参加。“那时我们不知道周老师身体已经不太乐观,每天都需要去医院治疗。班会上周老师给了我们很多很多建议,班会结束后,周老师却是一个人在给自己打针……”2016级交通运输专业康依权同学说。

  “一个把自己的奖金都捐给贫困学生,把学生说的每一句话都记在心里,对学生的每一个要求都尽量满足,即使在化疗期间还仍然坚持要给我们开班会的老师,病魔怎么忍心带走他!”2016级学生任芷瑗回忆起周老师就泪眼婆娑,“有您这样的老师真好!”

  责任编辑:杨笑

相关新闻
    无相关信息
友情链接